P.VANNAMEI白蝦與SPF

八八六水產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pex Aquaculture 鍾孟原

前言
自去年1998年以來,在沒有預期的狀況下,南台灣猛然刮起一股白蝦養殖熱潮,為低糜已久的台灣養殖蝦業帶來了無限的希望。誰想得到,不過一年左右不到的光景,從今年年初以來,白蝦大蝦養殖業者疾病問題四起,喊倒之聲此起彼落,成功養殖者屈指可數,人人聞白蝦色變,使得好不容易才興起的繁盛景象瞬間崩潰。有人不禁要問:白蝦不是環境適應力及抗病力很強嗎?國外及台灣去年之前不也都養的很好嗎?難道宿命使然,為何今年如此不堪一擊?一連串的問號揮不去滿心的無奈。有人心有不干,猶豫觀望;有人興起不如歸去養草蝦、斑節蝦。然而,仔細回顧台灣蝦業的演變以及美國全力發展白蝦的歷程,不難發現,台灣蝦業之所以如此衰敗,絕非宿命般受到惡魔咀咒,而是這塊土地上所有的人必須負起責任。
或許您要問此話怎講?大的方向來說,環境污染的問題與日俱增,養殖業賴以為生的水資源愈來愈糟,而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包括養殖業者本身正是污染的製造者。但是蝦類養不起來,將之全數歸罪於此,未免過於遷強。筆者為(80)環境工程技師,環境實務執業多年,後續為文將專題論述大環境對水產養殖業的影響,本文不擬贅言。本文將藉白蝦在台灣的興衰為引言,系列分析蝦類人工高密度養殖的技術發展。

認識白蝦P.VANNAMEI
筆者自1994年開始研究白蝦P.vannamei於產業規模上的繁養技術,當時,除了部份水產試驗所的研究人員、學者及曾經派駐中南美洲的漁技團團員以外,民間少有人知道白蝦。當然,筆者所引領的技術團隊在初期亦陷於不得其門而入的窘境。初期由於技術的欠缺,第一批引進的600對種蝦竟無法生產出蝦苗來,其後以每日USD$300~500的顧問費聘請美方技術人員作2個月的技術移轉,終於了解到白蝦的育苗系統從種蝦的培育、交配到產卵,完全不同於你我所熟知的草蝦、斑節蝦及沙蝦等系統。其後陸續引進種蝦以落實系統化的繁養技術。當時,系統設定以夏威夷水產研究所OI(The Oceanic Institute)所發展的人工環境系統為師,從人工室內日照系統、餌料調配、防疫隔離到交配生產系統,無一不同。其產值則穩定於交配率為總族群量之3%~12%,每尾母蝦產卵量為7~13萬顆,有效孵化率為75%~94%。操作成績與當時美方技術報告水準相同。
1995~1997年多次造訪夏威夷OI並客作於Big Island之MAKOU AQUAFARMS種蝦培育場(其場於1997遭夏威夷州政府敕令關場,其原因容後再述),進行白蝦及草蝦種蝦人工培育技術之交流,並廣泛收集白蝦養殖系統之產業技術相關資料。1997年筆者團隊開始進行本土白蝦人工種蝦培育程序,在可防疫控制的環境及營養強化系統下,1998年6月育成首批種蝦約3萬對。然而,由於無法有效進行基因選配,於過程中又出現防疫上的疏失,以致遭WSSV白斑病毒感染,加上營養強化不足,截至1999年初筆者因人為因素決定離開原先創立的團隊之前,試驗生產出的蝦苗質量均無法達到夏威夷OI系統的SPF種蝦標準。
今年年初再次引進200對夏威夷的SPF種蝦,在防疫系統控制下,調整產育技術上的瓶頸,已成功突破OI系統的繁殖技術,達到穩定有效交配率為總族群量的18%~30%,每尾母蝦的有效產卵數達22~35萬顆,平均孵化率達95%以上。因此,已具有相當的產業水準,後續將整理數據資料作正式的論文發表。

美國白蝦發展之歷史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與日本、台灣及法國同為最早開啟蝦類人工繁養殖研究的國家。早在1980年以前,美國一群研究人員已開始積極找尋一族適合人工高密度養殖的蝦類。他們發現,在墨西哥到秘魯之間的太平洋沿岸海域特有的原生種白蝦(P.vannamei),具有成長速度快、環境適應力強及抗病力佳的特性,極適合發展高密度的人工養殖模式。在當時疾病問題尚不嚴重,但已有傳染病的問題潛藏於養殖過程之中。他們體認到,要有良好的養殖成果,必須要有健康的種蝦及蝦苗來源,因為“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但不良的開始絕對是全面性失敗之主因”。他們同時也察覺到墨西哥境內的墨西哥灣狹長而半封閉,海灣內之野生種白蝦族群長久以來與其他地區之族群少有交叉混配,疾病問題不明顯,所以組成一組為數不少的研究人員深入墨西哥灣之海域採集優選的野生原種送回德州隔離研究區,進行優生學人工選育的工作。
夏威夷水產研究所OI從1978~1985年間得到“夏威夷州政府水產發展計畫(The State of Hawaii’s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Program)”的基金補助,進行高密度蝦類養殖的研究。首先匯整來自全球各養殖先進國家的養蝦技術,並針對五種大型具有經濟生產價值的海蝦進行比對研究,即草蝦(P. monodom)、斑節蝦(P. japanicus)、白蝦(P. vannamei)、藍蝦(P. stylirostris)及馬吉納蝦(P. marginatus)。來自全球各地的養殖學者專家於此計畫下進行技術交流整合。研究結果指出白蝦具有1)最受美國消費市場的喜愛2)環境適應力最強3)到達市場販售規格的成長速度最快4)抗病能力較強等優點。
1985年OI、海灣研究實驗室(GCRLC)、及塔夫大學(Tufts University)共同接受美國農業部(USDA)提供的基金發展“美國海蝦養殖計畫(U.S. Marine Shrimp Farming Program)”,該計畫以幫助美國養蝦業者提升養殖技術為目標,並全力鎖定白蝦為高密度養殖發展的品系。於計畫執行期間成功發展出SPF養殖系統。

何謂SPF
不管是否真的瞭解何謂SPF?這一年來,相信大多數養殖業者早已耳熟能讀“SPF”三字。事實上SPF為Specific Pathogen Free之縮寫,亦即“無特定疾病帶原”的意思。重要的是,它並非白蝦專用的名辭,而是通用於所有生物學研究領域的縮寫名辭,例如SPF種豬、SPF種鴨、SPF海虫等等。既然是針對特定疾病,就表示它不能排除其他未經檢驗證實之疾病存在的可能性。因此,更為正確的說法應該指明是那些疾病項目,經過科學儀器方法檢測通過,確定不帶其病原的SPF生物。例如無白斑病(WSSV)及桃拉(TSV)的SPF白蝦種蝦,則表示此白蝦種蝦只能確定為不帶WSSV及TSV兩種病毒,但對於其他如IHHNV、MBV或BP等病毒則未經檢驗,所以無法確定是否帶原。故SPF絕非“萬事OK”的代名辭,而是某種程度上的安全保障。
大部份美國本土或夏威夷的SPF種蝦場乃採季生產之模式,生產數量大多在數千對之間。每季從OI系統取得基因優選之仔蝦或成蝦予以育成種蝦。由於各場的種蝦數量不少,站在產業操作上的立場,不可能對每季生產的每一隻種蝦進行活體檢驗,因為不但操作程序上做不到,而且檢測費用極高。單一樣本的單一病毒檢測費用就高達新台幣600元至數千元不等。因此大多於每季生產的種蝦中採取部份樣本,送交公信力足夠的單位進行代表性的檢驗,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亞利桑那州大學教授Dr. Lightner及夏威夷州政府的檢驗實驗室。得到的檢驗報告則作為種蝦場這一季的品質証明書。
通常檢驗項目乃選取當前危害性最大的疾病來作檢驗,記得五年前筆者所購買的白蝦種蝦就沒有作WSSV的檢驗,但現今危害最嚴重的TSV、WSSV及IHHNV則為不可或缺的檢驗項目。而後,種蝦場於每一筆交易中,除了產地証明及買賣契約以外,還會交付一份檢驗報告的影本給客戶。但是您若仔細閱讀此份檢驗報告的說明或從上述分析的程序中當可發現,這份報告僅能作為參考,而非保證。也許您要問:“那麼買方的保障在那裡?”。
其實一個正統規模經營的種蝦場比任何人都還在意品質上的保障。在台灣還未興起白蝦養殖熱潮之前,種蝦場的主要客戶為美國本土及中南美州的養殖場,這些養殖場的規模通常不小,他們可以從種蝦的生產操作、育苗到大蝦養成均一系列於體系內完成。因此,一旦種蝦場曾被檢驗出有病毒性疾病存在,或場內曾發生疾病損傷的記錄時,其信譽必受相當程度的打擊,客戶必流失殆盡,而政府單位亦會要求種蝦場作整場的隔離消毒以確保疾病不會漫延其他養殖區。筆者前面提及的MAKOU AQUAFARMS就是在連續兩次遭檢驗出帶有IHHNV病毒的狀況下被迫關閉。因此,依筆者多年之選購經驗,選擇正規且有優良歷史記錄的種蝦場,其種蝦品質的可信度絕對在90%以上。在有了高品質的種蝦之後,嚴格執行操作程序上的防疫措施,才能生產出高品質健康沒有帶病毒的蝦苗,而這部份的責任就在幼體及蝦苗繁殖場的身上了。

SPF白蝦的發展
夏威夷OI當初開發SPF白蝦種蝦,是因為養殖系統中的三大主體即水體、養殖池體、及養殖生物體中,最不容易掌握處理的部份是蝦苗。水體、養殖池體以及外來入侵生物雖然都是疾病的感染源,但只要有正確的處理程序,都很容易控制去除疾病的威脅。而早期蝦苗的主要來源為野生採集或捕撈野生天然種蝦產卵育苗,蝦苗品質無法確定,只能靠經驗判斷,一旦蝦苗帶原則是任誰也不昜將之去除。帶原的蝦苗猶如一群不定時的炸彈,什麼時候爆發疾病,只能聽天由命。事實上,直到目前為止,草蝦、斑節蝦仍然必須依賴野生天然種蝦來育苗,而人工培育之種蝦無論於產卵的質與量方面均未達產業利用價值。筆者團隊於1996~1998三年之間,得到台大羅竹芳教授研究室的協助,以及自行以PCR對來自台灣及東南亞各國的草蝦及斑節蝦野生種蝦進行十二批次的白斑病毒檢驗,檢測總數不下2000隻以上,記錄顯示草蝦得到白斑病毒陽性感染為41%~63%,而斑節蝦為39%~72%。野生種蝦在如此高的感染比例之下,試問您如何取得健康無病毒的蝦苗?
也許有人要爭辨帶原的蝦苗也不一定全都會失敗,某某地區某人的蝦苗來源一樣,結果大家失敗了,他卻養的很好。筆者完全同意有這種例子的存在,因為筆者曾於可控制的環境下,連續數批養成草蝦、斑節蝦及白蝦,甚至於將已証明遭白斑病毒感染之白蝦養成種蝦大小,而存活率均不低於50%。但我們要問的是,實際產業上這樣的成功比例有多少? 暫且排除低密度的混養方式不談,筆者斗膽斷言,這樣的成功例子少之又少。
當然無病毒的SPF蝦苗並非就是養殖成功的保證,一如前述,他必須同時有良好養殖系統的配合才能成功,畢竟無病毒帶原不代表不會再受到病毒的感染。筆者於1998年在台東知本農場進行8公頃大規模草蝦SPF養殖系統的設計,引領技術團隊從種蝦白斑病毒SPF篩檢、育苗放養、養殖水體防疫消毒、養殖池體HDPE隔離系統的建立,整體系統緊密結合,以致獲得全面性的成功即是明證,後續將專文分析探討。
因此,健康無病毒的蝦苗成為養殖成功與否的重要關鍵之一。巧合的是,在美洲太平洋沿岸特有的白蝦及藍蝦,因其種蝦可以在人工環境下有效育成,夏威夷OI遂利用世代基因追蹤選育的方式,優選出成長更快速、抗病力更強、環境適應力更好且不帶有病毒性疾病的族群,加以培育成現今你我所熟悉的夏威夷SPF種蝦。

白蝦在台灣的發展
有人曾說:“任何東西只要落在台灣人手上,一定沒有好下場”,這雖是一句玩笑話,卻道盡白蝦在台灣的發展,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由盛而衰的悲哀。首先是種蝦的引進,因為來自夏威夷的SPF種蝦數量有限且價格昂貴,所以來自中南美州未作檢驗認証的養殖大蝦或天然海蝦也大量進來台灣,接著是去年養殖成功的大蝦,秤斤論兩的買來養成種蝦。若有心要冒充夏威夷SPF種蝦,只要隨便找一份檢驗報告書自行影印就可以了,要幾份有幾份。而後幼體(nauplii)及PL蝦苗大量生產,管他合不合乎品質要求,趁著高價能賣出多少就賺多少。再則,大蝦養殖戶在沒有正確的白蝦養殖資訊下,無法體認白蝦的種種優勢特性,認為只要是白蝦,就長的快、抗病力強。因此從未自己積極去瞭解蝦苗的來源。透過蝦苗仲介者的採購,反正大家都說是夏威夷的SPF白蝦,價格愈便宜當然愈好。
蝦苗仲介者俗稱“販仔”,其存在恐怕是台灣特有的現象。由於台灣的養殖發展以個人戶居多,而繁殖業者的生產作業繁忙,無法配合個人的小額採購,透過販仔的經銷系統,使蝦苗得以貨暢其流,加上早期販仔還同時扮演著技術交流傳遞的重要角色,所以在整個養殖的發展史上,的確有其存在的地位。但可議的是部份不肖販仔,不思養殖技術的成長吸收、採買品牌的建立,只要有利可圖,低價剝削蝦苗繁殖業者的生存空間,高價賣予大蝦養殖業者賺取暴利。前些日子更耳聞有人從蝦苗場買白蝦紅筋蝦苗以每隻0.04元買入,再以0.12元賣出的實例。試問繁殖場的生存空間何在?有可能生產出高品質的健康蝦苗嗎?
多年來,白蝦在美國及中南美州的發展雖非沒有病變,但整體而言,卻是穩定的發展。就以幼體(蛾)及PL6的蝦苗為例,一切在品質控管程序下,其價格穩定於幼體每一千隻USD$2.00上下,相當於每一隻約新台幣0.07元左右;而PL6蝦苗的價格每一千隻USD$15.00上下,相當於每一隻約新台幣0.5元左右,從上游到下游的業者,大家各司其職,各自建立品牌信譽。因為大家都知道,只有信譽才能讓產業走得長遠,而品質好的東西,也一定有其合理的代價。

結語
由上文的分析觀之,白蝦養殖的失敗是不是所有人都應該負起責任?筆者多年來鑽研於蝦類人工養殖技術的系統整合,斗膽直言,容或不敬,無非是希望能於無奈嘆息之餘,提供你我省思的方向。
(筆者為(80)環境工程技師,現為國立宜蘭技術學院環工系及畜產系之兼任講師)